康复病例

漫漫人生路,浓浓医患情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12/1 15:15:22   浏览次数:


列夫·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漫漫人生路,浓浓医患情

董秀娟

我们想要的家庭都是幸福美满,人人健康的,但总会有不遂人愿之事。若是一个家庭成员尤其是孩子生病会让全家人陷入焦虑恐慌之中,好的治疗结果又会缓解他们的紧张情绪。对于来自外地的赵家父子而言,在三院血液科十几年的就医经历就像爱的种子,悄悄在他们医患心间生根、发芽、开花,散发着人性的光芒与精神的芬芳。


父救子,千方百计

事情还要从2001年讲起。

那一年,晓磊14岁,刚上初中,是个优等生,还有一个姐姐在上高中,家境虽然不富裕,但是一家四口在一起生活,父慈子孝,其乐融融,非常幸福。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学校老师打来电话,说小磊在学校生病了,让家长赶快去学校接孩子。发烧,关节疼,加上吃不好,孩子瘦了一圈儿,心疼的父亲直掉泪,立马带着孩子从县城看到洛阳,又从洛阳辗转来到郑州,在郑大一附院,几家医院都诊断时“系统性红斑狼疮”。医生告诉他,这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就是说,体内免疫系统紊乱了,目前用激素——糖皮质激素治疗效果比较好,考虑到激素治疗后的副作用,小磊的爸爸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与此同时,又经过多方面打听,打听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血液科是国内较早、省内率先开展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医院,并且已经有一批病人移植成功了。于是,带着晓磊连夜乘车来到了三院。

接待他们的是赵晓武主任。赵主任在详细了解了孩子的病情之后,告诉他们:诊断,没有问题,同意其他医院的意见。关于治疗,首先,不要害怕,不要有心理负担,这是一种良性病,可以通过药物治疗缓解症状,甚至不影响正常学习,但是,随着时间的延续,病情极容易出现反复、进展。时间长了,还可能会影响到其他重要脏器的功能。激素,还是需要用,要正确理解它的正作用与副作用。对于部分病人来说,可能会需要长期服用,对于治疗愿望强烈,不愿意长期服用药物,不愿在患病多年之后仍然承受疾病反复复发的患者,我们才会考虑建议患者接受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移植治疗的基本原理就是摧毁患者体内的病态免疫,重建正常免疫,从而达到治疗的目的。只是造血干细胞移植的费用比较高,尚未实行全民医保的年代,十几万对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况且,病情是否就此得以治愈还要经过相当一段时间观察。

医生的一席话,让父亲一时间心中半是欣喜半是酸涩,欣喜的是终于为孩子找到合适的治疗方案了,酸涩的是一算经济账,家庭实在是有点吃不消啊。稍一思忖,当父亲的拍板了,先让孩子住院治疗着,剩下的事情他来想办法。

一回到家,父亲就蹬着自家的三轮车开始了每天的奔波,乡间的公路上,四十多岁的他在和三十多岁的人争着揽活儿,替别人捎个脚,帮商户拉货,送货。他拼命攒钱给孩子看病的事情在三乡五寨传开后,乡亲们也都非常照顾他,钱,在一点点的攒起来,再加上亲戚朋友乡亲们的帮助、转借,移植的费用终于攒的差不多了,小磊的移植前治疗也基本完成了。

经过周密的计划,2001年7月8号,晓磊进仓了,移植非常顺利,出仓后由于坚持规律复查,后续治疗,很快恢复正常上学。如今,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当父亲知道后来有女性狼疮病人移植后顺利有了健康的小宝宝时,也催促着26岁的小磊在2013年10月份结了婚,老爷子早盼着抱孙子了。

子救父  不遗余力

孩子新婚的喜悦尚未完全消退,父亲的身体出现不舒服了。离晓磊治疗结束已经14年过去了,孩子大了,父亲也老了。

在去医院之前,父亲就有不祥的预感,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心,假如是不好的病,也不用花钱治,不能拖累老伴儿,更不想拖累孩子们。结果,不幸被父亲猜中,诊断为肺癌三期。小磊拿着医生给的病理报告,想瞒着父亲终于没有瞒住。小磊是一个劲地问,有什么好办法治疗。父亲是一直催促办出院手续。

两父子僵持不下,终于,父亲坚持:“孩子啊,这种病,又是手术,又是化放疗,我受不了,净受罪,咱别治了,回家,好吃好喝的就行了。”

小磊一听就急了:“医生哪有这样说,还没有治就打退堂鼓,不行,必须得听我的。”

父亲说啥也不同意。小磊终于从父亲闪烁的言辞中听出了画外音:原来是担心给刚工作没几年,又刚结婚不久的自己增加经济压力,泪如雨下:“爸,我小时候看病,你做多大难我都知道,我才能长这么大,现在你生病不让我给你治,哪有这道理,您不是白养我这个儿子了?不治疗我还叫你的儿子吗?说啥我也不答应。”

手术,做过了。

化疗,也做了。

可是,父亲的病似乎还是有进展,复查到有骨转移、肝转移,右胳臂每天疼得他睡不成觉,眼看着人一天天的憔悴下来。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小磊的妈妈想让父亲去专科性医院治疗,沉默良久的晓磊却说:“妈,咱们还是去郑州找血液科赵伯伯、董阿姨他们问问吧,他们是郑州市骨髓移植中心,我当年做移植的时候,他们早都开始研究可多其他肿瘤的移植了。跟我一批进仓的都有一个病人是肺癌。我好了,那个病人也顺利出仓了。我在网上看到,他们现在又是郑州市肿瘤医院,对肿瘤的治疗一定有办法。我相信他们,带我爸去那吧······”

2014年5月,小磊带着爸爸的片子先行来到郑州三院,一看到十几年未见的赵伯伯、董阿姨,眼泪先掉下来了——当年是自己看病,整个科室把自己照顾的那么好,如今父亲身体不好了,又要求助于当年亲人一样的医生了。

看过片子,赵主任说:还等什么,来吧,咱们一起想办法。

经过基因检测,小磊的爸爸可以接受靶向治疗药物治疗,而且还可以接受中华慈善总会慈善捐助项目的支持,发药点就在三院,非常方便,尽管药物昂贵,小磊说还可以承担。爸爸还是心疼孩子的钱,坚决不愿考虑。由于疾病进展的范围比较广,骨质破坏也比较厉害,还得解决疼的问题。经过查阅中外文献,并且结合在复发难治性血液系统肿瘤的治疗经验,血液科给小磊的爸爸用上了三氧化二砷,也就是“砒霜”,俗话说得好“以毒攻毒”,一个疗程下来,加上其他一些辅助治疗,疼痛缓解了不少,治疗的信心大增。最后,父亲拗不过孩子,加上医生也帮着小磊做工作,最后终于接受口服靶向治疗药物,情况也一天天的好转起来,脸上开始有了笑意,体重也有增加,小磊也安心回洛阳上班了。2015年,以为父亲过不了春节的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过了个新年。

后记


以前,得了血液病,很多人都会因为花费大而一筹莫展,尤其是接受造血干细胞移植的花费更大。造血干细胞移植有很多适应症,不仅包括白血病、淋巴瘤、骨髓瘤、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这些血液系统恶性病,还包括再障、阵发性睡眠性血红蛋白尿、地中海贫血等血液系统良性病。三院血液科从1997年开始的关于实体瘤的研究也一直没有间断,造血干细胞移植以及细胞免疫治疗已经使众多患者获益,而且在自身免疫性疾病比如系统性红斑狼疮、搞糟综合征、复发性多软骨炎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上也一直走在国内省内的前列。现在,国家的医保政策好了,几乎是全民医保,尤其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让老百姓看病可以报销,兼之制定了很好的大病、慢性病医疗政策,比如白血病、再障等都有很好的治疗方法,大多数患者都能够从现今的医保政策中获益,大大减轻了患者的经济负担,创造了很好的社会效益。

一个家庭,两代人,一个是自身免疫病,一个是恶性肿瘤,都来到了三院血液科治疗,前者也许有偶然的成分,但是后者则已成为必然,这,是一种信任,是十几年未了的医患情。愿小磊父子健健康康,愿更多人可以像他们一样获得像三院血液科医生那样的帮助。








血液科在线咨询